欢迎来到安徽顺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2019年10月24日 四

服务热线:

0556-6201168

钱江三桥坍塌探因:施工质量差埋下隐患(图)

2018-09-18 09:15:54

安徽顺康交通工程有限公司

钱江三桥坍塌,意料之中?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吕明合 实习生 胡清

钱江三桥建成准备验收时,几批专家都不愿签字,导致三桥一度验收受挫。

在杭州民间,钱江三桥一度以腐败工程著称。

施工质量差和养护、管理不周到是导致桥梁脆弱最主要的原因。

“对老桥的质量检测是采用设计时的老标准,还是用现行标准来评价?”

在忐忑与猜测中运行了13年之后,横亘钱塘江南北的西兴大桥(即钱江三桥)“终于出事”了。

事故由南引桥桥面上一道长六七米、宽约一米的裂缝引发。江西司机夏权斌的百吨货车,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

2011年7月15日凌晨2点,40岁的夏权斌驾驶超载货车,趁着夜色从杭州市区往南开往郊区。上桥后,为避让突然出现的桥面裂缝,夏往左猛打方向盘,因载重过大,车尾右甩,砸在了护栏及裂缝处。99.9吨重量的卡车,最终连同桥面预制板一起坠落。

万幸的是,夏及时从驾驶室逃生。事故并无造成人员死亡。

或可避免

钱江三桥出事,没有出乎业内人士的意料。虽然此次事故地点是南引桥,但1993年开工建设的这座大桥,自1997年1月建成通车以来,有关主桥质量的质疑就不绝于耳。

这座由同济大学设计、杭州市交通局代建的大桥,总投资6亿元,主桥工程由湖南省路桥建设总公司承建,曾一度号称是“浙江首座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现代斜拉索桥梁”。

交通系统的一位知情者说,就在出事前几天,三桥的业主单位杭州市恒基钱江三桥有限公司(下称恒基公司)刚刚递交过封道维修的申请,但不知为何迟迟未施工。

“我们确实收到过这份申请。”7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7月6日,在恒基公司递交的《关于钱江三桥南引桥铰缝与路面整修要求临时半封闭交通的申请》中,该公司承认:“钱江三桥南引桥铰缝与路面损坏严重,已经收到数起市民投诉”。

公司要求施工期间半封闭三桥交通,时间为7月16日至7月31日期间的夜间,白天照常通行。具体施工内容正是包括三桥南引桥的12条铰缝和约3000平方米路面的整修。

“连接板梁之间的铰缝是混凝土二次浇注的区域,因体积小、构造相对比较单薄,混凝土浇筑密实性往往难以保证,因此,在桥梁中铰缝破损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病害。铰缝的作用是分配桥面的使用荷载,它的破损直接影响桥梁的横向传力特性,削弱结构的整体受力性能,导致单块梁板承受重车作用,影响桥梁的使用安全和使用寿命。”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谢旭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有关铰缝的不少专业文献显示,由于公路交通量急剧增加,同时因自然环境影响,工程局部设计不合理、施工工艺条件限制等原因,致使铰缝损坏,极可能造成断板。这已成我国城市桥梁的重要安全隐患。

“正常的审批时间是15天,考虑到钱江三桥的重要性,我们在7月12日就批复同意了。”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一位官员说。此前,已有交警勘查现场,证实了损坏的事实。

知情者说,从当时的情况看,抢修或许是更适合的措施。但恒基公司提出的方案却是日常维护。“抢修可以立即封道施工,但三桥太敏感,容易引起市民猜疑。也许是他们顾虑到这层关系,才选择缓一缓。”

钱江三桥豁开的铰缝已很严重,裂缝在黑夜中依然清晰可见。观看了现场监控视频的知情者透露,在出事当天晚上,共有19辆大货车、60多辆小车避过这一裂缝绕行。

然而,它最终还是没能等到维修之时。

牵连腐败的验收“合格”

钱江三桥甫一建成便遭遇尴尬。知情人士透露,钱江三桥建成准备验收时,几批专家都不愿签字,导致三桥一度验收受挫。曾参与三桥建设、业已退休的浙江省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院技术顾问赵竹占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

在杭州民间,钱江三桥一度以腐败工程著称。钱江三桥开建时,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正是杭州市交通局局长,并任该项目总指挥。2006年,南方周末记者独家报道赵詹奇被双规案时,就有人向司法机关投送有关钱江三桥质量的举报材料。该材料附了许多技术数据,一看便是出自交通系统专业人士之手。

2007年赵因受贿等罪被判无期徒刑。司法机关查明的事实,正包括赵1994至2006年期间,在三桥工程招投标、工程建设等工作中,多次单独或者通过其女友、儿子赵广宇受贿的情况。

该工程最终还是通过了验收。杭州市交通局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的文件显示,直到1998年6月15、16日,浙江省交通厅组织竣工验收,将其评为合格工程,并正式交付使用。

“合格是验收鉴定中最低的一级,上面尚有优、良两级。”交通系统的知情者说,在验收鉴定书中,应有不少专家的保留意见。但杭州市交通局以事故调查组已封档为由拒绝出具。

此前一直参与三桥建设的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总工程师卞钧霈拒绝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但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钱江三桥的主桥部分确实存在质量问题。

“钱江三桥通车以后,就一直修修补补至今。”知情者说,由于病害比较严重,杭州市最终决定在2005年开始大修。2006年,杭州市交通局曾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要求“对影响桥面车辆通行且对结构安全与耐久性有影响的缺陷要大修彻底,不留隐患,确保质量”。

钱江三桥众多的质量问题开始浮出水面,漫长的大修一直拖到了2006年10月仍未完成,甚至维修施工再度出现质量问题。《钱江三桥大修工程技术问题专家会议纪要》承认,下游桥面水泥砼铺装层完成后,局部地段出现较多裂缝。专家组通过对混凝土供应商提供的资料进行检查,发现实际砂率比设计要求的偏高,是桥面出现裂缝的主因,“这是一起典型的施工质量事故”。

脆弱的城市桥梁

钱江三桥仅是九天中我国发生的五起桥梁事故之一。7月11日,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12日,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并向两边倾斜;14日,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倒塌。最新的消息是,7月19日0时40分,一辆载重超160吨的严重超载货车在通过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时,该桥发生坍塌。

谢旭说,原因包括设计、施工、养护、管理等各个环节,相对来说,施工质量差和养护、管理不周到是导致桥梁脆弱最主要的原因。

“目前我国的桥梁施工质量不容乐观,工程层层分包、单位挂靠的现象非常普遍,在施工过程中质量管理体制不落实、责任不明确的情况很常见。”谢旭说,施工时出现的裂缝被人为掩盖的情况也非个别现象。

在养护、管理方面,主要是没有及时发现桥梁出现的病害,失去采取紧急措施的时间,最终导致桥梁垮塌。谢旭介绍说,一般来说,大部分桥梁垮塌都有事先症兆,管理人员可以根据结构出现的裂缝分布、裂缝发展以及结构变形等情况判断桥梁是否存在使用风险,铰缝破损也是一样。

或因如此,杭州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证实,由于施工质量不能达到理想状态,中国的设计院一般在设计时,都会将安全系数人为提高。

层层转包导致的质量问题同样令人心惊胆战。2006年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杭州湾跨海大桥引桥工程问题时,就有人证实,一些施工人员胆大包天。按正常施工程序,一旦在施工中发现裂缝,应该留待观察。但一些包工头则选择直接把裂缝抹上、掩盖。“表面都好好的,粉刷掉”。

新旧荷载标准

我国桥梁荷载标准的变化也直接影响着桥梁的施工和验收。谢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国桥梁的荷载标准分成城市桥梁和公路桥梁,由建设部门和交通部门分别管理。2008年,《城市桥梁设计荷载等级标准》已取消,在新版本未颁布之前,目前城市和公路桥梁统一按公路桥梁标准进行设计。

公路桥梁设计荷载标准也有新旧之分。谢旭说,以钱江三桥为例,它建于上世纪90年代,应该说是按照1989年的《公路桥涵设计通用规范》标准建造,与目前采用的2004年新标准有明显的差距。1989年的标准考虑的荷载偏低,按这标准设计的桥梁安全储备小。

据谢旭介绍,在一些发达国家,新标准一旦制定,就要对按旧标准设计的桥梁重新评价。如果不满足新标准,就得加固、加强,甚至重建,否则只能降低使用功能。但在中国对此却无明确的规定。

“我们在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对老桥的质量检测是采用设计时的老标准,还是用现行标准来评价?”谢旭说,理论讲上,检测结果应满足新标准才能算合格,但实际上,老的桥梁由于设计标准低,很难满足新标准的相关要求。因此,政府应在新版标准出台时对老桥的改造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从目前来看,旧标准建造的桥梁,按照新标准运行后,很容易出现裂缝等病害,加剧老化。“这种问题,对桥梁垮塌确有一定影响。”谢旭坦承。